偏远高原上的大医院
医疗界帮扶西藏自治区卫生服务纪实
撰写时间:2017-05-17 08:44:36来源:《紫光阁》杂志

  位于扎曲和昂曲两江交汇处的西藏自治区昌都市,平均海拔超过3500米。从市里到左贡县,山路绵延300多公里,开车要花5个多小时。然而在这山谷里却有着一家成立44年的卫生服务中心。两栋二层小楼里设有内科、外科、妇产科、检验、B超、放射6个科室。自2008年起,在对口帮扶医院的支持下,该中心常见病手术量从每年二三十台增加到现在的一两百台。

  高原偏远地区也能办出满足老百姓需要的医院!这一奇迹的创造得益于中央、国务院支持下的医疗人才组团式支援工作。在中组部的统一组织协调下,国家卫生计生委会同教育部先后从委属委管医院、医学院校附属医院和11个省市医院选派优秀医务人员,常年进藏入疆。

  现代医学走进藏区

  “我们现在能做阑尾炎、胆囊炎、疝气等腹腔手术,以及锁骨断裂和唇腭裂修补手术,妇产科能开展剖宫产手术。”左贡县卫生服务中心主任李健介绍。

  过去,左贡很多妇女都在家生孩子,有些人因此落下严重的妇科疾病,甚至丧命。2011年,来到当地的空军总医院妇产科医生王玢凭精湛医术获得了百姓的认可,更传播了住院分娩的生育理念。左贡的住院分娩率从不足10%上升到50%。左贡县卫生服务中心妇产科医生洛珍说,“空军总医院每年都安排妇产科医生到左贡进行帮扶,手把手传帮带,还教育准妈妈要按时产检,做孕期保健。”

  援藏以来,藏区人民健康水平有所提高,全区孕产妇死亡率、婴幼儿死亡率、住院分娩率指标均有明显改善。心梗射频消融技术等50多种“大病”治疗和儿童支气管镜等300多种“中病”治疗可以不出区市;“1+7”医院开展新业务新技术476项,填补了多项当地医疗服务空白,切实提高了各地区技术水平。

  从细微处提升水平

  董伯岩是天津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心外科医生,到西藏自治区昌都市人民医院任职已3年。2013年董伯岩刚进藏时,这里没有像样的手术室和重症监护室,更没法开展心脏手术。但慢慢地,董伯岩意识到,心脏手术并不是眼下急需的,要从患者的基本需求做起。

  董伯岩记得,他在昌都市人民医院接诊的第一位患者因肉毒杆菌中毒,到院时已昏迷,急需辅助呼吸抢救。想起曾在医院库房里看到一台90年代的呼吸机,因为没人会用,一直没拆封,董伯岩当即带着其他医生安装调试,给昏迷患者接上,患者最终得救。后来,董伯岩带着大家不断完善,去年,昌都市人民医院终于有了重症监护室。

  “当地大骨节病高发,可以将诊疗知识印制成手册,发给乡镇卫生院,培训村医。”空军总医院院长吉保民建议,可以考虑发展远程医疗,建立起网络联系,保证常见病、多发病得到及时、准确的治疗。

  满足老百姓的基本需求,向规范化管理靠拢,他们从细微处提升医院的综合水平。截至目前,各医院累计健全规章制度1390项,梳理规范医院管理的建议932条。目前,拉萨市人民医院“三甲”试评指标逐步达到要求,林芝市和昌都市人民医院成功创建“三乙”综合医院,阿里地区人民医院通过“二甲”评审。

  因地制宜培养人才

  冯正勇现在是左贡县卫生服务中心的外科医生,2004年他从川北医学院毕业后到西藏自治区卫生厅任职,2007年他作为志愿者来到中心工作。冯正勇先后在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空军总医院进修,学习腹部手术,成了远近闻名的“冯一刀”。

  冯正勇的爱人和6岁的女儿远在四川,他每年有50天的探亲时间可以陪在她们身边。“目前我不能离开,科室需要我。”冯正勇说,他还在培训两位同事,希望带出一个团队来,人人都能独立完成手术。

  “我更担心的是,通过支援好不容易培养出的人才,因为调动,又让当地诊疗水平回到原点。”在西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白玛桑布看来,“人才培养一定要注重阶梯性,不能因为关键人才离开而被‘打回原形’。同时,应通过提高待遇、调整政策,吸引、留住人才。”

  董伯岩说,上世纪80年代之前,昌都地区大部分医护人员都来自当地卫生技术学校,学历为大专。但90年代之后,对医生管理提出了学历要达到本科的要求,当地卫生技术学校培养出的学生“不对路”,后来也就关停了。“单纯要求学历出身、执业水平,对西藏来说太超前,应该降低门槛。先做到有人,再逐步培养专业技术人才,提高昌都地区医疗卫生人才的储备量。”

  选派进藏医务人员有三项标准:觉悟高、技术好、作风硬,他们“带着泥土移植”到受援医院,除了完成医疗工作,还要力争手把手带教出一支“不走的医疗队”。2015年至今,支援专家结对帮带本地医务人员465人,通过开展培训、专家会诊、教学查房、疑难和死亡病例讨论,提高了当地医务人员的医教研综合能力。

  赤诚之心传承高原守望

  41岁的赵炬是安徽省滁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口腔科主治医师。2016年,他主动提出参加安徽省第二批援藏医疗队。在西藏山南地区工作期间,他突发重症,国家卫生计生委调派国内一流专家参加抢救,但仍无力回天,赵炬进入脑死亡。根据其本人及家属的意愿,9月29日,赵炬捐献出自己的肾脏。没

  人能说清,类似的故事还有多少。就像赵炬那样,有许多支援专家在用生命和情怀书写自己对高原的守望。顶风冒雪、翻山越岭,他们不畏艰苦、不惧困难,不负组织重托,以精湛的医疗技术和优质贴心的服务,践行一名“医者”的使命与担当。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信息反馈 本网站由中央国家机关工委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京ICP备案140241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