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浦阳江治水史上的杰出创举
诸暨知县刘光复推动实施河长制
撰写时间:2017-03-07 09:48:28来源:《紫光阁》杂志

  “五夜月明来告旱,一声雷动便行舟。”此为历史上浙江省绍兴市诸暨之地多水旱灾害的真实写照。在诸暨艰苦卓绝的治水史上,最为人们所崇仰的当属明代知县刘光复,他所开创的圩长制(即河长制)沿袭至今日并传为美谈。

  圩长制产生的历史背景

  浦阳江发源于浦江县西部岭脚,北流经诸暨(长66.1公里)、萧山汇入钱塘江,全长150公里,流域面积3452平方公里。历史上,浦阳江曾经由萧山临浦、麻溪经绍兴钱清,至三江口入海。

  古代浦阳江诸暨段河道曲窄,源短流急,曾有著名的“七十二湖”分布沿江两岸,以利蓄泄。宋明两代,人多地少,沿湖竞相围湖争地,到明万历初期诸暨的水利形势迅速变坏。

  一是蓄水滞洪能力变小。其时围垦湖畈达117个,导致湖面减小,蓄泄能力减弱,引发洪旱涝灾害频仍,洪涝尤重于干旱。二是下游排水不畅。明代初期的浦阳江改道,“筑麻溪,开碛堰,导浦阳江水入浙江(钱塘江)”,扰乱了浦阳江的出口水道。三是水利管理难度增大。与水争地,清障困难;堤防保护范围加大,堤线延长,保护标准要求提高;防汛难以统一调度,官民责任不明,水事矛盾增加。

  正是在这种水利环境下,刘光复于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冬任诸暨知县,先后历时八年。刘光复深入实地考察,对诸暨浦阳江的水患有了较全面认识:上流溪河来水量大,中游诸暨河流断面偏小,下游又排洪不畅,每至梅雨季节或台风暴雨时,极易成灾。经常出现沿江湖民“居无庐,野无餐”,“老幼悲号彻昼夜”的悲惨情景。他深感治水责任重大,在广泛听取民间有识之士建议的基础上,决意把治水当作为政第一要务,“意欲竭三冬之精神,图百年之长计”。

  圩长制的主要内容

  刘光复总结前人经验教训,学习外地好的做法,因地制宜提出了“怀、捍、摒”系统治水措施(“怀”即蓄水,“捍”为筑堤防,“摒”是畅其流)。更重要的创新之举是实施圩长制管理水利,主要可分为以下几类内容:

  实施目的。实行圩长制的主要目的是明确责任、提高防洪抗灾能力、加强日常管理、协调水事矛盾。刘光复认识到,“事无专责,终属推误”。因此,治理水患,防汛抗洪,除了要采取工程措施外,更需要落实人的责任,采用“均编圩长夫甲,分信地以便修筑捍救”。

  主要职责。1.防汛准备。每年初夏“令圩长夫甲各计埂之多寡,预备竹簟几片,松杉竹木几株,惟寄附埂人家。旧袋几十百只,锄箕索篾人人毕具。辽远者谅立稻蓬几所,以避风雨,驻足埂边。多坑荡水深者,即备门板船只待用”。

  2.组织抗洪抢险。一旦出现洪涝险情“圩长执锣,夫甲执梆,夜各高揭灯笼一盏巡视。遇有警急即鸣锣击梆,声柝相闻,齐力救卫,钉桩护泥,囊沙截水。人力胜天,亦未有不济者”。3.日常巡查。如对捕鱼、堆木场等危害河道行洪的行为,以及堤埂破损情况,及时发现和处置。4.收取管护费用和物资。防汛物资的数量、价值由圩长评估确定,不得虚报。

  产生及管理。1.编制范围。“田几十亩编夫一名,一夫该埂若干丈,几夫立一甲长,几甲立一圩长。大湖加总圩长几名,小湖或止圩长一二名,听彼自便。”2.人选要求。圩长要选择踏实能干并为群众普遍认可者充当。“必择住湖、田多、忠实者为长,夫甲以次审编。”3.日常管理。(1)给圩长以一定待遇和优惠。因为各湖圩长夫甲,有催集之烦、奔走之苦,所以根据他们的耕地多少,“稍免夫役,亦不为过”。当然,待遇优惠必须详尽公开。(2)明确任用年限。

  圩长大略三年一换。(3)确定更换交接要求。“圩长交替时,须取湖中诸事甘结明白,不致前后推挨”。4.监督处罚。(1)对圩长实施公示制。在各湖畈的显要处刻石明示。(2)对圩长实行官民两级监督。在日常巡查管理中发现的问题,圩长含糊不报,一并治罪。(3)对抗洪救灾不力者进行严厉处罚。5.纪律要求。(1)要到现场办事。凡湖中水利事须圩长亲行踏勘,“相地势,察舆情,权轻重,而酌其宜。毋为甘言所乘,毋为浮议所夺,方能底绩”。(2)不得扰民。“临湖须轻舆寡从,自备赀粮,预度该餐之所。先使一人备饭给食。从役庶无留行告困,断不可扰费闾里。”(3)把握有度。“湖民多怠玩,须明功罪,信赏罚,方克济事。慎毋以私意行喜怒。”要以事实为依据,奖惩公正,使人信服。

  官吏相应责任。为形成官民河长体系,刘光复对县一级的官吏都明确分工负责:刘光复是诸暨总河长,对清障及重要水事必到现场:“每年断要亲行巡视,执法毋挠。”对之下官员的责任,将全县湖田分作三部分,“县上一带委典史,县下东江委县丞,西江委主簿,立为永规,令各专其事,农隙督筑,水至督救。印官春秋时巡视其功次,分别申报上司”。

  提倡和谐治水。刘光复要求圩长通过水利凝聚人心,提倡和谐治水,移风易俗:“暨俗尚气,多雄长不相下。有争论湖中事情者,固须分别可否,以帖服人心。尤宜掩瑕宽过,毋重伤民和。”刘光复《疏通水利条陈》及圩长制也得到了上级政府的肯定和支持,当时浙江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分守宁绍台道按察司副使兼左参议在批示中说:“湖田事宜,规画堤防,备极周悉,真地方百世之利。求民瘼如该县者有几哉?”

  圩长制的成效与影响

  万历三十一年( 1 6 0 3 年) ,刘光复在全县全面推行圩长制。统一制发了防护水利牌,明确全县各圩长姓名和管理要求,钉于各湖埂段。牌文规定湖民圩长在防洪时要备足抢险器材,遇有洪水,昼夜巡逻,如有怠惰而致冲塌者,要呈究坐罪。这样,各湖筑埂、抢险,都有专人负责和制度规定。他还改变了原来按户负担的办法,实行按田授埂,使田多者不占便宜,业主与佃户均摊埂工。同时严禁锄削埂脚,不许在埂脚下开挖私塘,种植蔬菜、桑桕、果木等。

  圩长制切合实际,操作性强,群众拥护和肯定,在诸暨各湖畈区得到全面、顺利实施。以白塔湖为例,明万历年间( 1 5 7 3 — 1 6 2 0年)设立的圩长管理制度,36亩田编为一夫,210名夫编为一总,立大小圩长分管埂务。全湖共五总,五总中有一名总圩长,全湖有关水利决策,由五总大小圩长商议定案。水利工作有条不紊,洪涝灾害、水事纠纷也减少。这一编夫定埂制度沿传300余载,并逐步修正完善。

  刘光复严格执行圩长制,奖惩分明。明万历二十七年(1 5 9 9年)仲夏,他在白塔湖现场检查时发现堤埂险情及圩长责任不到位之事,于是“拘旧圩长督责勉励,明示功罪状,始大惧”。数日后,这圩长便全力组织将缺漏填堵完成。惩治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

  “诸暨湖田熟,天下一餐粥。”刘光复治水,洪涝旱灾明显减少,成绩卓著,带来仓实人和。在治水成功后,刘光复又进行实践总结,纂辑《经野规略》,以供后人借鉴。

  清代至民国,诸暨防汛组织机构基本沿袭明制,由圩长管理。各埂段圩长自行组织岁修与筹集器材,洪涝发生时圩长率田户巡视防救。1945年以后,各乡镇、湖畈,按防洪区域,陆续成立水利公会(1948年改称水利协会)。防护方式亦逐步改为“全埂为公,救则出全湖之民以救之,筑则派全湖之钱以筑之”,是为刘光复圩长制的传承和进一步完善

  时至今日,水利协会仍是诸暨水利建设和管理的主要基层组织,充满着生机活力,水利示范效应显著,为人们交口赞誉。

  诸暨各地,曾建有63处刘公祠。原白塔湖斗门刘公殿有联曰:“排淮筑圩万古浪花并夏禹,筑坝浚江千秋庙貌是刘公。”它充分反映了诸暨人民对刘光复承禹精神、治理水患成就的肯定和敬仰。

  刘光复所创立的圩长制不但在诸暨治水历史上有切合实际、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我国治水史上有崇高地位,在今天全国实施河长制的新时代也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并将不断传承弘扬。

  

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信息反馈 本网站由中央国家机关工委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京ICP备案14024118号